2020年在日本的SDGs更加渗透到学生身上!

世界范围内应该致力于的目标SDGs是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的略称,是2015年联合国峰会选出的2030年之前应该实现的目标。有17个目标,包括消灭贫困和饥饿、构建健康安全的自然和社会等。调查结果显示,学生对人类共同课题的认知度比社会人要高。那是为什么呢?我会考虑理由,展望今后。

通过调研了解日本学生认知提高

通过Cross Marketing有限公司跨市场营销于2019年和2020年实施的认知度调查显示,无论是社会人还是学生、研究生,对SDGs的认知度在实施调查的1年间都有飞跃性的提高。特别是大学生和研究生的认知度提高很明显。

在2019年的调查中,回答知道SDGs名称和内容的阶层和回答不知道内容但听说过名称的阶层相结合,社会人占14.7%,学生和研究生占25.3%,是社会人的1.72倍。到了2020年,社会人达到25.9%,学生和研究生达到52.1%,实际上是社会人的两倍以上。

比起社会人,学生和研究生的认知度更广的理由主要有3点。

【理由1:教育环境的优越性】

根据外务省公开的信息,已经有17个目标和关系性很强的教育现场存在,与社会人相比,学生和研究生在SDGs相关的教育环境方面具有优势,这是提高认知度的理由之一。

(参考:外务省官方网站“JAPAN SDGs Action Platiform”)

17个目标中,提出了要让大家接受高质量的教育。在日本,不论性别和家庭环境都能接受的义务教育正在普及。由于高质量教育项目的达成率比其他国家高,因此在支援达成率低的国家的同时,国内也推进了持续整顿这种环境的教育。因为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学生和研究生们日常生活中的17个目标都是和自己的人生相关的问题。

【理由2:把它当做自己的事情来考虑】

对于学生和研究生来说,SDGs提出的目标绝对不是别人的事情,这也是很大的理由。2030年,现在的学生和研究生活跃在经济社会第一线,是在地区、国家甚至国际社会中作为核心人物活跃的年龄层。正如瑞典少女呼吁全球变暖所带来的地球环境风险一样,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应对气候变化的具体对策、自然保护对策是直接、间接地降临到自己今后人生中的不可避免的课题。

贫困、饥饿问题、教育问题、清洁能源等技术革新的基础建设等,17个目标无论取得哪一个都是与今后自己的人生不可分割的课题。对这样的主题抱有危机感和强烈问题意识的不是退休的老年人和即将退休的一代,而是肩负未来、承担社会责任的现在的学生和研究生一代。因此,很多年轻人都有意识地认为,如果放任这个问题不管的话,迟早会反弹到自己身上的课题。

【理由3:Sastinable商品的流通】

以保护环境和保护资源为目的的Sastinable商品大量上市也是理由之一。

以服装为例,相对于发展中国家工厂大量生产的低价商品的快速时尚,制造阶段产生的大气和水质污染问题、生产后短时间内商品大量被废弃所产生的对填埋地的影响和二氧化碳的排出问题被视为问题。受此影响,开始生产Sastinable商品的时尚相关企业也备受瞩目。

在日本,以年轻人为中心的跳蚤市场APP正在普及。随着普及,现在的学生中不需要的时候,不是扔掉而是考虑卖衣服来买衣服等,按照SDGs的想法来行动的人增加了。

从认知度调查的结果来看,社会人明确掌握SDGs内容的人占全体的10.2%,非常少。其中自主行动的人会更加有限吧。虽说是联合国通过的,但是现状是,提高认知度和全社会都以达成目标为目标的行动很难说。

但是,SDGs今后将成为商业社会中更重要的主题。例如,长时间劳动和勉强工作会损害员工的健康,或是不采取抑郁症对策的企业立场与“给予所有人健康和福利”的目标完全相反。参加就职活动的学生在选择工作的企业时会根据工作的方便性和企业对员工的照顾来判断。因此,即使工资高,这种立场的企业也很难得到学生的支持。明白为了企业持续下去,SDGs的导入是不可避免的。

距离SDGs实现目标年的2030年还有10年。今后不仅在日本,在世界各国也会加速实现。在以各国SDGs达成度排名的《SDG Index and Dashboards Report》中,公开了对17个目标进行评价的分数,以及与之相应的排名。2019年度日本在综合评价中在156个国家中排名第15,与各国相比受到了很高的评价。

另一方面,分数低的项目中,性别的雇佣差距、食品损失等问题被列举出来。今后有必要重点致力于没有达成的项目,但是这些仅仅靠政府的努力是很难达成的,所以企业和个人的努力也必须进行。如果是企业的话,要好好看清自己公司是怎么采用SDGs的,通过CSR活动等正确宣传的话,应该能提高企业形象。由于考虑到环境问题等个人可采取的SDGs措施也很多,企业和个人的意识和行动改革都很重要。

从欧洲最大的家电展览「IFA2017会看家电的最新趋势

世界最大级别的家電展览会 「IFA」是什么

趋势1:智能音响

进入会场后首先引人注目的是与Google助理、Amazon ALEXA等平台企业合作推出的各种新商品。在日企,Panasonic大力宣传了支持Google助理的智能扬声器“SC-GA 10”。对应Google Play Music和Spotify等,是不触摸设备,能用声音进行音乐再生操作的规格。而且,正因为是智能扬声器,所以如果用声音提问的话,扬声器会用声音回答。例如,天气和体育比赛的结果等,不用终端检索也可以回答。扬声器更适合我们的生活环境。

同样Sony也发布了搭载Google助理的智能扬声器“LF-S 50 G”。从音乐播放开始,除了声音助理功能之外,扬声器主体上部还搭载了传感器,设计成可以将手指放在机身附近进行操作。

还介绍了音乐和AI的融合。YAMAHA提出的是将本公司产品和乐器无线连接的“Music Cast”上搭载Amazon Alexa功能的扬声器。通过连接自动演奏钢琴和扬声器,介绍了可以反复享受钢琴的现场演奏和扬声器播放的背景演奏的技术。

趋势2:有机EL电视机

和去年一样,LG展台上引人注目的是采用曲面有机EL显示器的隧道。星空和海中的图像被放映出来,仿佛在水族馆里一样的感觉可以品尝到。另外,该公司还展示了可应对墙面圆度的绘画类电视。

LG有机EL电视机

趋势3:烹调家电

在烹饪家电领域技术也不断进化。GRANNDIG介绍了将锅和搅拌机放在厨房桌子上,一边触摸桌子上显示的面板一边操作的技术。使用这个技术的话,能很好地利用场所放置烹调器。

Miele展示了自动选择适合食材的烹饪方法的智能烤箱。

去年介绍了连接家电,今年发表了很多使用AI技术的商品。随着AI的快速开发,Google等平台企业提供的技术和制造商如何将自己公司的技术融合在一起,将设备如何融入家中的生活,创造环境的提案也许变得很重要。不论人的经验值和能力,机器进行支援的话,谁都能真正体验到的时代不是越来越近了吗?另外,能够体验更加接近现实的感觉也是重要的关键词。

在进行新商品开发的过程中,想象还没有的商品是很难的,但是可以知道消费者现在不安的事情和以自己的感觉进行的工作。也许可以以此为线索发掘未来型家电的创意。

印尼教育环境

印尼教育环境

印度尼西亚的学校教育和日本一样是6、3、3、4年的制度,但是管辖学校的省厅和日本不同,由教育文化部和宗教省构成。学校数量也非常多,除去大学以外的学校约有37万所,其中中小学约占22万所。另外,虽然是省厅管辖外,但国际学校也有100所以上。

印度尼西亚政府特别致力于教育,中央政府的教育预算实际上是416兆卢比(相当于国家预算的20%),地方政府合计约为25兆卢比(卢比)。在这个教育预算中,学校运营用补助金BOS(Bantuan Operational Sekolah)是与学校运营相关的费用,这个约有45兆卢比。

教育大臣决定教育系统的基准和内容,但实际的运营及管理由地方政府负责。现在根据2013年实施的教育课程(2013年度课程)制作教科书及其他相关教材。

教育内容是以老师的授课为中心的知识提供型,根据全国统一考试决定升学的地方,所以考试对策一般。作为教育机关,不仅仅是学校,民间的私塾等也存在,不过,大部分同样提供为了考试对策的程序。

教育现场的变化

一般印度尼西亚的教育环境,恐怕和大家想象的“亚洲的教育环境”是一致的,但是也有脱离这个一般环境的趋势。特别是雅加达的小学和中学,全部课程都是用英语授课,教材的数字化也在进行中。

另外,经营学校的校长、理事会、参与学校事业的很多企业等教育者中,有很多人对一般印度尼西亚的教育抱有疑问,并且持有高度的教育论。例如,2013年度的课程被限制在最低限度,知识提供型不是授课,而是推进使用了独自教材和程序的学生思考的体验型教育,尽早引进数字内容,实施利用最新工具的教育等。

另外,印度尼西亚政府也设立了跟踪行动的制度,教育的充实也在进行中。我实际访问了中小学,但是根据政府预算,所有学生都可以使用平板电脑授课,还可以利用免费的谷歌VR内容。另外,艺术、实验、体验学习等独特的教育项目也毫不吝惜地发挥出来,呈现出多种多样的状态,给人的印象是不是比日本的中小学校更先进。

参与教育市场的点子

材料

可以提供给这样的教育市场的产品和服务有很多。如果将教材、副教材、器具、内容、服务等分类的详细内容列举出来就没完没了了。

因此,关键在于“最新”、“独特性”等诉求点。以“发达国家的教育更先进吧”这样的想法引进的过去的内容是行不通的吧。如果不具备最新的设备、器具、内容的话,很难决一胜负。

合作伙伴

印度尼西亚业界的玩家大致分为出版社、教具制造商、美少女战士、分销商、拥有独特内容的服务生等。例如,出版社的话有Gramedia社、Earranga社等,教具制造商的话有Pudak社,水手服的话有Mutaribooks,发行商有很多。

以上是一个例子,本来根据各自的业态不同作用也不同,但一般来说都被认为是出版社,所以也有可能选择错误的合作伙伴。如果选择了错误的合作伙伴,恐怕得不到展开速度和规模吧。好好地结合本公司的内容和合作伙伴的事业领域来选择吧。

有必要认识到与合作伙伴相关的独特商流的存在。刚才提到的英语教育、数字化等潮流来自新加坡。在印度尼西亚流通的最新教材及内容大部分都是从新加坡带来的,根据情况,与新加坡的出版社等合作的人更容易参与其中。

目标

大家提供的服务到底是面向谁的,还是很重要的。即使是提供给学校的东西,其预算是政府、学校、学生的家庭、捐赠者,根据这个,应该合作的伙伴也会改变,必要的准备也会改变。

例如,在需要中央或州政府批准的使用政府预算的服务开展的情况下,需要合作的伙伴最好是出版社,比如负责编写教科书并且与政府有着非常强联系的关键人物。使用政府预算的服务市场规模很大,但另一方面,必须做好准备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的觉悟。

这次我们就印度尼西亚的教育市场进行了报道,印尼学校教育的现场,一部分人给我留下了相当先进的印象。

恐怕大家对印尼教育市场的印象也不一样吧。只有街头巷尾的信息不能知道正确的市场。特别是在新兴国家,每天更新信息,而且收到的印象也因人而异,所以很难掌握正确的信息。

如果你想加入印尼教育市场的话,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边把大家的服务送到市场上,一边收集和判断第一次信息。

新加坡非现金支付情况

在新加坡,作为为创造国家未来而推进数字技术活用的一环,政府主导致力于智能化构想。这个智能构想的一个支柱是“Towards a Smart Cashless Society with Contactless Payment”(利用非接触型涂料实现智能无现金社会)。

在新加坡使用的非接触式支付服务有NETS、EZ-Link、Apple Pay、Samsung Pay、GrabPay、Android Pay、Pay Now、Alipay、Visa payWave、MasterCard PayPass等很多。但是,新加坡和以无现金化领先的瑞典相比还落后,据说在亚洲和中国等国相比,无现金化还没有渗透。

这是真的吗?指对自己严格的新加坡人。也许只是担心怎么也摆脱不了现金支付的束缚。我这样想,为了调查新加坡的无现金化现状,决定做一个实验。

那个实验就是过完全没有现金的生活。进一步说,在没有现金的同时,还挑战了无车礼服,调查了能不能不拿出钱包,在iPhone的Apple Pay上完成支付。

从结论来说,进行实验的25天里一次也没有需要钱包。在餐厅吃饭、回来的出租车、在超市买食品、食物的配送、房租、公共交通工具的运费、娱乐公园的游乐设施、公共费用等,所有的支付都可以用智能手机完成。实验期间,我频繁地只带着智能手机出门,但是即使没有现金和卡,也不会为外出吃饭和购物而烦恼。

唯一辛苦的是在市场的小摊上支付。对于用智能手机支付来说,善意的小摊是有限的。但是,这并不是因为没有设备,而是因为摊贩对于利用技术非常慎重。

从这个实验中,我得出的结论是,在新加坡,比起人们所认识的,现在的人们更倾向于无现金化。

看起来没有推进无现金化,不是因为技术和设备的问题,而是因为对新技术没有正确的理解吧。即使是出租车的支付,在使用Apple Pay的时候司机也说“不能用手机支付哦”,于是就借用读卡器教你在苹果Pay上的支付方法。而且,同样的事情频繁发生。

在新加坡,人们的理解只是赶不上技术的进化。因此,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渗透新技术的交流和教育。能够一起享受的“未来”,其实就在眼前。